快捷搜索:

双目就发出了羡慕的光芒

午夜时分。对于一般人来说,这个时候已经是很晚了,大多数人都已进入了深沉的梦乡。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说,这个时候他们的夜生活却才是刚刚开始。梦露夜总会无疑就是提供他们消遣的一个最佳场所。巨大的摇滚乐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,里边的人在那忽明忽暗不停变换的各色光线里,摇头摆臀地做出各种滑稽可笑的动作,喧闹的调笑声在酒精的作用下明显的被扩大,气氛乱哄哄地异常热闹。光线就在这一刻,更加的幽暗,巨大的音乐声渐渐停了下来。而中间那宽大的豪华表演台上,脱衣舞女郎的表演正进行到关键的时候,她那柔软的身躯如同水蛇一般不断地扭动,在各种令人血脉偾张的挑逗动作中,紧紧包裹住自己丰满乳房的障碍物被轻巧的取了下来,然后高高抛向台下的人群里,尖锐的嘘叫声和兴奋的大笑声立刻更加响亮起来,气氛进入了高潮。脱衣舞女郎脸上露出一种迷醉的神情,口里也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呻吟声,在幽暗朦胧的灯光映射下,更能引发出人们无尽的遐想能力。现在她的手正用一种优美的动作向下滑去,准备除去那布料少得出奇镶着花边的半透明遮羞布,不过,要是在明亮的光线里,从她这块遮羞布的用料和透明程度来看,恐怕丝毫起不到什么遮羞的作用,有的,也只是让人想一把扯下来的冲动。就在这时,异变突起。一道强烈得让人睁不开眼来的白色光芒,突兀地在台上闪过,等人们的眼睛重新恢复视力的时候,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袭古怪白色长袍的长发男人站在台上,能弄到这样的袍子来穿,就算是当今复古潮流里的弄潮儿也不能相比,有几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年轻人,在见到这件长袍以后,双目就发出了羡慕的光芒。在众人的眼里,这个男人的突然出现,也许只是夜总会里特意安排的节目罢了,虽然打断了他们观看脱衣舞的表演,可是能受到这份意外的刺激,他们还是觉得十分兴奋,嘘叫和拍手的声音立刻响起。在场的女性中,不管是十五、六岁的古惑少女,还是已经有三十来岁的单身女郎,都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一个念头,在这种时候这个看上去又帅又酷的男人,就这么突然出现在脱衣女郎的身边,会不会是今天的新节目呢?想到这个俊男等会有可能也要表演脱衣舞,她们的心里立刻象是有火焰在燃烧,渴望的目光紧紧盯在复古男人的身上,其中尤其以长相较丑的单身女郎为最。我茫然不解地看着眼前这种乱糟糟的场面,心中极为疑惑,这是怎么回事呢?好象不是那个地球人记忆中的样子呀!难道一丝苦笑泛上嘴角,看来在打开时空之门的时候,虽然空间没有出错我的确是到了地球,可是时间却还是有了一点偏差, 精选3码中特这个时代比起他记忆中的时代来说,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明显的落后了许多。哎!失败呀!就在我傻站着发呆, 香港平码高手论坛精选资料心里考虑是不是该再试上一次的时候, 香港三中三高手论坛精选一阵香风扑面而来,身边也被几个人紧紧围住。梦露夜总会的老板就叫做梦露。梦露是一个看上去很风骚的女人,可是风骚并不代表风流,她一向都很懂得掌握这两者之间的分寸,梦露虽然是梦露夜总会的老板,可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弱质女流,如果见到客人不带笑,见到有身份的大爷不撒娇,那她还能靠什么在这竞争激烈的娱乐业里立足,虽然她笑得有点媚,娇也撒得有点骚,但这是一种天生的魅力,她没有办法改变,而且她也没想过要去改变。梦露做事一向都不喜欢张扬,做为当今社会里没有任何势力和背景的人,低调些总不是坏事,所以在今天见到有人居然敢单枪匹马的就来搅场,她还是忍住了命令手下将这人丢出去的冲动,改成自己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,万一对方背后有什么势力撑腰的话,卤莽行动只能够坏事,小心谨慎才一贯是她的作风。就在她看清楚这个搅场的男人后,双目不由亮起一抹异彩,象这么出色的男人她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到,可惜的是双方现在的关系显然还处在不明朗的状态。“先生,公式专区我们可以借一步说话吗?”梦露的脸上虽然没带什么笑容,可是声音里面那把娇嗲的意味,却完全可以令一个正常的男人心跳加速。我的注意力立刻就被眼前这个无限风骚的女人所吸引,对于围在身边的那几个面无表情的大汉,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,我有点疑或地道:“你是说,你要换一个地方和我说话?”梦露认真地点了点头,道:“是的,这个地方太吵了,不方便我们交谈。”我笑道:“好吧!我们到什么地方去?”梦露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我没有吭声,一言不发地跟着她离开了这个喧闹的地方。我们来到一间布置得十分豪华的房间里,这个风骚女人说道:“我是这里的老板梦露,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?”我说道:“我叫无名,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!”梦露用一种锐利的眼神紧盯着我,冷冷地道:“你为什么要来搅我的场子?”我愕然地看着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,说道:“搅你的场子?你在说些什么啊?我只不过是正好在这里出现罢了,何必这么紧张?”梦露从我的表情中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,她放缓了语气道:“那说说你的身份吧,你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我思索了一会,实在是想不出该怎样介绍我的身份,便说道:“我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人,没有什么固定的职业。”梦露心头恍然,原来这个复古男人只是一个想来打秋风的家伙罢了,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,她放下心来后脸上也就带出了一丝笑容:“我说无名,你这么大个人不去找点事情做,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吧!”房间里站着的几名大汉相互对望了一眼,心中已经雪亮,难怪老板今天对这小子这么客气,原来是春心已动看上这个小子了。我见她这样说,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想法,当下也就附和着她说道:“我也努力过呀!可就是没有人要,我有什么办法?”梦露沉吟着道:“那你有什么一技之长没有?”我闻言差点大笑出声,这是个多么无知的女人呀!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话来,看来不表演一番的话,一定会被她小看,而一个巨大的火球如果出现在这个房间里,我想她的小嘴巴一定会有一段时间无法合上。于是,梦露和她的保镖们,就见到这个复古男先是脸上露出一种高傲的神情,接着右手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动作向前伸出,然后只听“噗”地一声,在他的手上冒出了一道小小的火焰,这道火焰的大小和一个打火机打出来的并没有什么不同,反到是这个男人的嘴好象因为意外而大大地张着。我不能置信地看着手上这微弱到一口气就能吹灭的火苗,这真的是我弄出来的火球吗?为什么会是这样?我仔细感应了一下周围的火元素,咦!怎么什么都没有感应到,换着去感应风元素,也是一样没什么发现,我把别的元素都感应了一遍,还是什么也没有,我立刻就明白了在这个地球上,根本就没有什么魔法元素的存在,而我手上的这道小火苗,其实只是我在无意识里引发了体内一点点自身的能量激发出来的,并不是魔法造成的结果,看来如果以后想要使用类似能力的话,就要动用我本身的能量了。这一发现令我不由啼笑皆非,如果将西比特这个威名赫赫的圣魔导师也带到这里的话,我想他无疑连一个赤手空拳的粗汉也打不过。清脆的拍手声打断了我的沉思,梦露面带微笑地道:“精彩!没想到你还会魔术表演,如今这个社会象你这样的魔术师已经不多见了。”“什么?魔术!”我翻着白眼差点晕去,想我堂堂一个圣者,怎么才来到这个破地方,马上就降级成为了一个依靠表演为生的魔术师?要知道低劣的魔术师和高贵的魔法师可是两种决然不同的概念。呜呼!悲哉。我有点恼怒地道:“你懂什么?这可不是骗人的玩意,我这个火火苗,哎!说了你也不会懂。”梦露用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道:“我就是不懂才觉得精彩呀!你有个这么好的手艺怎么还会沦落到四处流浪的地步?”我一时也无话可说,就含糊地道:“呃!这是因为一直没遇到赏识我的人呀!我表演这种魔魔术是要看兴趣的,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演。”梦露笑嘻嘻地道:“你这样到处瞎混要到什么时候,不如来我这里吧!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,你每天晚上只需要表演一场,我保证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红得发紫,何必去受那种漂泊之苦?”我想了想道:“要我表演也行,反正暂时我也没什么事情干,可是我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到你场子里去玩玩,并不需要你付钱,我什么时候要走你也不得阻拦。”梦露吃惊地道:“你不要钱?那你怎么生活,你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?”我嘿嘿笑道:“你只需给我找个住的地方就行了,别的事情不用你来管。”梦露看着眼前的这个复古男,心中若有所思,象这种新潮人的想法,恐怕不是自己这种正常人所能够理解得了的。

,,白小姐内部精选免费大全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