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挑战者的出现

由于刚才这一场小小的闹剧,在加上杰克和尤利斯这两个在学院里出名弱势男的知名度,所以我们才到达练武场没多久,就有好些没有课的学员集聚了过来。杰克和尤利斯有点心虚地对望了一眼,杰克说道:“我们会不会闹得太大了一点?”我淡淡地道:“怕什么,不这样做怎么能洗刷你们身上所受到的耻辱?”茜娜笑嘻嘻地道:“有无名在你们什么也不用怕,只等着看热闹就行了。”尤利斯嘿嘿笑道:“当然,你有男友在这里自是什么都不用怕!”尤利斯的挑拨立刻生效,我的目光再次狠狠盯在茜娜身上道:“下次没有我的同意,不许你再把这种黑锅往我身上背。”茜娜矜持地扬起头,说道:“你少臭美了,就你这种对待美人的态度,还想有下次吗?你是在做梦吧!”我无言地翻翻白眼,不得不对茜娜佩服万分,终于黯然的承认在斗口这一项上,我的确不是她的对手,如果她的武技也这么强横的话,我这个傲视一却生命的至高存在,恐怕也得拜服在她的手下吧?可是,就这么忍气吞声显然也不是我的性格,该怎么让这小妞受到一点教训呢?就在我煞费心思伤着脑筋的时候,挑战者的出现,让我找到了答案。四个神态高傲的学员走了出来,从旁边窃窃私语的人口中,我马上就知道了这四个人就是在学院里四年级中的顶尖人物,据说他们的实力已经达到高级武士的级别了。四人之中有三个是武士一个是魔法师,那个魔法师看上去年纪大一点,也是他们的代言人。“你是哪个年级的,我怎么从没见过你?”魔法师的语气显得十分沉稳。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用一种蔑视的声调,说道:“你又是哪个年级的,我怎么也从没见过你?”魔法师还没有说话,他旁边那三个武士的手已经搭在剑把上,显然已是蠢蠢欲动。“一定是一个才进入学院里的新生,那么,就让我来教会你该怎样去尊敬一个学长吧!”魔法师的声音已经透露出一丝威严。我点滴不惊地淡然说道:“你们有四个人,我们正好也是四个人,不如就分四场来比试一下,看看你们高年级的贵族是不是我们低年级贫民的对手?”魔法师有些惊异地看了我一眼,可能我的嚣张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。“既然你这么说,我就满足你自寻死路的要求,这第一场你们谁来和我打?”说着他向前走出了一步,漫不经心地等待着他的对手。“你是个魔法师,我们自然也用魔法师来和你打。”我压下心中阴谋得逞的笑意,回过头去对茜娜道:“你看,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你也不想再看见对方那付得意的样子吧?”我以为茜娜最起码也会推辞一番,因为毕竟她所面对的乃是学院里有高级魔法师实力的对手,可是我的猜测显然错了,因为在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惧怕的神色。茜娜居然用一种万事有我你可以放心的表情回望了我一眼,然后走上前去向她的对手说道:“你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!”那个魔法师也不再答话,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右手向前伸出,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口中没有听到丝毫咒语的吟唱声, 精选四肖八码中特大量的水元素已经在他的手上凝集, 精选3码中特转眼就形成了一个水球。“水球术!”随着他的喝声,完成了的水球就脱离他的手掌向茜娜飞了过去。茜娜想不到对方的魔法来得这么快,好在水球飞到的时候,她的吟唱刚刚完成,在初级魔法的对决里,由于所要念的咒语很短,所以吟不吟唱在施放魔法的速度上,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差别,胜负的关键只是在魔力的强弱和操控魔法的熟练程度上。“水之盾!”茜娜虽然表现出来的神情显得毫不在意,可是她又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对手比她厉害,所以第一个魔法并不和对手抢攻,而是施出了一个防御性的魔法,只要是稍有魔法知识的人都知道,相同级数的攻击魔法如果要破开防御魔法,必须要有比对方强上一倍的实力才能办得到。而在初级防御魔法里,土系的“土之盾”要比水系的“水之盾”防御性能好上一点,但是在集结魔法元素的速度上,水盾就要比土盾快上一些,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,因为对方施放魔法的速度明显的比她快,她的水盾勉强来得及挡住了对方的攻击。“波”地一声。两个水系魔法想撞,新闻资讯茜娜的水盾一阵乱晃,最后在对方水球散去的同时,她的水盾也破裂开来,倒涌回去的水花溅了她一头一脸,湿淋淋地狼狈非常,也说明了对方的实力刚好高出她一倍还多一点点。我笑呵呵地看着茜娜出丑的摸样,斗口失败所受到的创伤才有了那么一丝收口的迹象。“风刃!”高级魔法师的动作出奇地快,又是一个魔法向茜娜飞去,“咻、咻、咻”地破空之声,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到,如果被它切割到身体上的话,会是什么一种凄惨景象。“水之盾!”茜娜除了竭力凝聚防护魔法外,什么也干不了。于是,水盾再次破裂,茜娜已经成了一只落汤鸡。高级魔法师有点恼怒了,这次居然有了吟唱声从他的嘴里吐出,接着,一声断喝发自他的口中。“强力火弹!”他一怒之下,这次已经将魔法的档次升级,用上了中级攻击性火系魔法。“水之盾、水之盾!”茜娜在他的吟唱声里已经知道不妙,连续放了两个水盾在身前,企图拦住对方的攻击。“噗”地一声响。呼啸而来的火弹毫不迟疑地破开第一道水盾向前飞来。又是“噗”地一声,第二道水盾再次消散,火弹余势不衰,直向茜娜面门飞来,她甚至已能感觉到蕴含在火焰中那可怖的高热,这一下如果击中的话,她不被烧成一个猪头才是怪事。“无名!你还不救我?”女高音尖锐的求救声响彻全场。由于太过恐惧的原因,茜娜脸色发白,双目紧闭,只知道傻站着乱喊乱叫,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淑女风范和镇定摸样。“要我救你也得带点诚意吧!难道你就是用这种命令的语气来和你的救命恩人说话吗?”幸灾乐祸的声音一点也不显得焦急。可惜茜娜却没见到那巨大的火弹早就停止了飞行,只是静静地悬浮在离她的头脸很近的地方,无声地灸烤着她娇嫩的面庞。火焰的热力让茜娜觉得生命随时都会消逝,她感觉到鼻端好象已经传来了自己头发被烤焦的味道,在珍贵的生命面前,什么自尊、矜持、高贵等因素都将成为一个大笑话,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“无名大哥,求你快救救我啊!火弹快炸了!”声音带着难掩的哭腔。“你睁开眼睛看看,这种劣质的东西也会爆炸吗?”语气里终于带着一种满足的意味。茜娜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到了她一辈子都没见到过的景象,只见悬浮在她面前的巨大火弹,就象是被针扎破了的气球,随着空气的泄漏而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则如被风吹熄的烛火一般,“噗”地熄灭了。“你为什么不用个攻击魔法试试看呢?”我偷学自她的引诱手段,绝对带着足够的怂恿成分。茜娜如同被催眠一般地举起她那还在不停颤抖的小手,在简单的吟唱完毕后,发出了她的第一次攻击。“雷箭!”在场的众人都被刚才那诡异的景象惊得呆住,身为当事者的高级魔法师更是百思不得其解,但是时间已经不容许他再做过多的考虑,因为一道闪烁着幽蓝色光华的雷箭正闪电般向他飞来。“土之盾!”虽然是在急切之间,但是他还是及时的施放出了初级魔法里,防御能力最高的土系护盾,别说茜娜实力远远不如他,就算是高他一倍的人也伤不到他分毫。可是他那绝对有把握的估计显然出了点纰漏,只见急速飞来的雷箭在接触到土盾的时候,发生了点变化,本来平稳的箭身变得高速旋转起来,在一阵“吱吱”声响里,坚固的土盾立刻就被钻穿了一个洞,雷箭在尖锐的啸叫声中,欢快的向他的胸口射去。高傲的法师只来得及偏开身子躲过要害,雷箭已经洞穿了他的左肩,鲜血以和雷箭相比美的速度从他的创口中标出,箭上蕴含的魔力让他受伤更重,身形一个摇晃就昏到在地。然后,他就象是一条死狗般被围观的人拖到一边,自然有别的魔法师在为他施放治愈魔法疗伤。上半身已经被火烤干,而下半身还是湿淋淋的茜娜,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被拖下去的对手,直到完全确定是自己取得了胜利,才在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,只不过猜想到一定是我在暗中捣鬼,这个笑容出现得不禁有些勉强。“下一场你们由谁出场呢?”我就象一个主考官在对考生发出询问。

  原标题:新潮能源控制权之争再添新剧情 国通信托意外登场或有隐情

,,曾道人单双必中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